世界黄金协会最新报告指出,2019年全球央行的黄金净购买量再次增长650.3吨,较2017年增幅达到74%,创下了1971年美元与黄金挂钩以来的最高纪录。市场上的数据也在体现这个趋势,上个月全球黄金ETF及类似产品总持仓量达到2947吨的历史新高,而2019年全球黄金ETF持有量已经增加了401吨,同比大增426%。这则最新消息正传递一个没有被读者朋友们普遍所重视到的新信号。




这背后发生的事,就是黄金作为恒定货币的光芒正显现,自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散以来,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快速扩张期,黄金作为顶级商品是向全球四处流动的,但是,当全球经济间共同成长的市场风险增加和设置人为的全球经济壁垒后,未来这种流动方式将会逆转,黄金更多可能是作为经济战略资源向强经济体和新兴市场流动。特别在自去年9月以来美联储在正常化货币政策上认输,再次变相地开启第四轮QE的背景下变得更加明确。


更让我们引起注意的是,德国的黄金储备也自去年9月后出现21年以来的首次增长至3370吨,这突显出德国人对美元体系的担忧,另外,中国官方公布的黄金储备也从2018年12月起出现连续10个增长了106吨至1948吨,这是自2016年10月以来的首次增长,同样是一个让市场感到意外的消息。




不仅于此,近年来,全球一些国家的货币当局也正在掀起运回存在美国等海外黄金的潮流,紧接着,据俄媒RT数月前报道称,德国再次向美联储提出复查该国存在美国余下的1236吨黄金时,却被后者以意图不明为由拒绝了,


展开全文

当时,有一些阴谋论指出德国在海外的黄金已经丢失或者被其他央行动用了,仅仅是一张张黄金信用凭证而已,而德国复查黄金被美联储阻止一事,也再次引发各国央行的关注,紧接着,也出现了很多针对纽约联储银行地下金库的怀疑,更是触发多国开始加速增持黄金或将海外黄金运回国的计划。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地下金库图源bullion


一直到近期,澳大利亚民众才第一次得知,该国的黄金几乎全部都被存储在了英格兰央行的地下金库中,而近几个月以来,围绕该国黄金去向的质疑更是出现了不少猜测,对此,瑞士黄金交易商埃格冯.格雷耶斯指出,在这些黄金中,有11吨被出借赚取利息,同时,美联储或英国央行对澳大利亚央行的黄金储备都在秘密处置。


同时,俄媒RT的跟踪报道中称,美联储已数次阻止包括德国、委内瑞拉等多国运回黄金的要求,不过,按RT援引专业人士的解释就是,美联储无权阻止央行运回属于自己的黄金,因为,这些黄金的产权是很清晰的,同时,美国要维持其美元地位和信用,也不会允许有黄金失踪的情况发生。而就在这个节骨眼,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据BWC中文网多篇持续跟踪报道统计,截止2020年1月,德国、匈牙利、土耳其、荷兰、法国、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委内瑞拉等9国央行已经纷纷开启了从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等地运回黄金的进程,近三个月以来,波兰、斯洛伐克、意大利和罗马尼亚这四个欧洲国家也纷纷加入到宣布运回黄金这个进程中来,这是事情的最新进展。




全球央行进行黄金买卖只要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中换个数字编码就可以了/图来源RT


紧接着,另一个进展是,据Zerohedge的跟踪报道中称,美国议员亚历克斯·穆尼在2月份在去年的基础上向美国政府再度提出了一项黄金储备透明度法案(HR2559)的提案,要求对财政部所拥有的实物黄金进行审计,我们注意到,这也是70年以来首次有美国官员提出对黄金进行审计,随后,美国财政部表示每年都会对黄金储备进行清点和审计,当穆尼进一步要求财政部出示详细审计结果时,却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