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链接~林军:从三千元入市到坐拥几十亿,期货不仅是艺术


林军 —— 人称投资界“励志哥”,从三千元入市到坐拥几十亿。同济大学MBA,上海鸿凯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香然会金融俱乐部董事长、上海亿信伟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1992年开始进入中国股市,在市场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经历过国债327事件、期铜大牛市、A股大牛市、大豆大牛市、金融危机引发的商品崩盘以及救市带来的牛市盛宴。在跌跌撞撞中,林军从3000元的入市资金到现在坐拥几十亿资产,并把自己的收藏兴趣与投资相结合。




以下是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对林军老师专访实录:


1、我们知道,您是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是国内电动机控制领域的权威专家。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您是如何走上职业投资人的道路,这样的家庭环境对于您投资生涯,有哪些影响呢?


林军:我的太爷爷是中医,父亲也是高级工程师,可以说我其实是出生在一个双职工的家庭,而我的父母并没有时间照顾我,所以从一年级开始我的脖子上就挂着钥匙,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烧饭,边烧饭边做作业,家务做好就等着母亲回家做菜。


我爸对我影响比较大,他从小教育我什么都要靠自己,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我父亲从小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当时也没有任何背景,完全是靠自己去研究、去琢磨,从一位技术员到高级工程师,然后成为他们行业里的权威,自己也写了好多书,后来成了同济大学的客座教授。


我始终认为是从小的家庭环境,告诉了我投资其实不仅仅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技术,这个行当不是以钱多少来决定你是不是期货大佬,今天可能你赚了很多钱,但没几天就赔光了。期货市场是一个财富快速转移的市场,不能以今天暂时拥有的财富来衡量是不是期货大佬,只有脚踏实地,认真钻研基本面,掌握扎实的技术分析方法,想在这个市场中长期生存,光靠运气是不行的。期货市场有太多坐电梯的,一下子上去到高点之后就直线下来,而且下来的速度比上去的速度还要快。古人云人不压财,人不压财是一种缺乏管理能力、不会理财的表现。


2、您最早是做股票投资的,是什么原因使得您开始接触期货,并逐步把重心转到期货投资上来的呢?


展开全文

林军:我记得是在1989年,我19岁,向我父亲借了1100元,小试牛刀买进了100套整封的牡丹亭小型张,那年我还在公交公司做电工,收入微薄,每月才54块。


后来到1992年我买入的“牡丹亭“从当初的1000多元最高涨到过6000元,我最后以4500元卖出,净赚3400元,这便是我的原始积累了。我记得很清楚,就在上海静安寺的一家证券公司里,我用这笔钱买了100张股票认购证。这3000元认购证最后为我换来了60万元的资产,帮助我在1993年进军国债期货,毕竟我想股票是单向操作,只能等上涨行情,周期太长。在股市没有行情时,就考虑看国债和期货市场是否有机会。


当然我刚开始接触商品期货,六十万进去,最后赔得只剩下三万,在领教了期货市场的厉害之后,我就闭门思过,只看不做,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在做好风控的前提下,看准趋势重仓出击,抓住几次重大机会就足够了。就在那段时间,我系统性学习了股票、期货的各类知识,补足了在技术、基本面分析等各方面的短板。


现在我的做法也是股市、债市、期货,轮换着做,哪个市场有行情就做哪个。很多时候我们都安于现状,但一旦发生改变,就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始,时势造英雄,真正的成功人士都是前瞻性的抓住了变动的格局的人。


3、您20多年的期货投资生涯中,想必经历了几轮大行情,有没有一些让您印象特别深刻的投资故事?


林军:那应该就是2005年了吧,那对于我来说可真是 “冰火两重天”,虽然将近过去10年了,说起那段时光,一切依然历历在目。那段时间真是暗无天日,醒着也赔钱、做梦也赔钱,每分每秒都在赔钱,连亏了几个星期。直到几百万赔到只剩下四十几万,实在扛不住了,才平仓认赔。


不过,当时我没有跳楼,就是因为我没有负债,我都是拿自己的钱在做,没有借过任何钱,如果有一笔山一样的债务,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会跳楼,因为你也不知道钱什么时候能还清,而且你会对你的人生失去信心,因为你觉得人生太失败。我已经在这个市场中做了近15年,整个青春已经在这个市场中了,几乎也没有什么回头的机会,我无法改行,我曾经有几次想转行,但最后都没成功。到了35岁,以我当时的学历、工作经历,我能到哪一行去做?另外,我以交易为职业,最后在重大问题、重大决策上还有这么大缺陷,包括资金管理、行情判断都有重大缺陷,都在怀疑是否能在这个市场上继续生存下去。我交易期货,在别人看来是一个从业人员,但我认为我是来交易我的人生的,我20岁入行,我把人生最美好的那一段时间都赔进去了。


那时候我把技术分析扔掉了,觉得基本面才是决定商品价格的波动的主要理由,那时候连日线都不看,甚至开始看周K线,根本不懂什么叫商品的金融属性,所以2005年赔了大钱。直到2008年把几块都补上了,宏观、资金面、基本面、技术面等,才感觉武功练成了,从此不管什么行情什么品种,都感觉有相应的招数来对付了,所以就又开始赚钱了。


在那个过程中我不断自我激励,不断地拿成功人士作为例子,我跟很多人说过,我最喜欢的就是看人物传记,这是励志的动力之一。第二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我的动力来自于我的兴趣爱好,刚开始做期货是对钱的兴趣,后面期货就慢慢变成了我的事业没有知识积累,你的眼光、视野局限永远都不可能成长,你就会安于现状,因为你总是与周围不如你的人做比较。


4、您的操作风格主要是哪个类型?短线波段还是中长线趋势型,对技术和基本面分析这两种研判方法您怎么看,更侧重哪一块?


林军:我自认我的操作风格是中长线投资,股权投资关注比较多。我觉得周期长短不是最重要的评判指标,主要还是要根据风险要素来决定是否投资。我认为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是修炼,为了去到下一个更好的世界。怎么把人生的棋下好,这是关键。我的生活太单调了,这不足以支撑我明白这些道理,必须要去体验。做期货的说的好听是在云端,实际是和世界脱节,是闭塞的,因为世界其实是有非常多的面。我不主动做赚100%以上的打算,每年只需要赚30%-50%,这种人也是能在市场上长期生存的,也能成为市场的赢家,因为他的心态好,可能一年只做确定性的几把行情收益率就有了。


我对技术和基本面分析都有侧重,相结合。技术面和基本面合拍就考虑做,不合拍就果断放弃,我要抓住这些规律必须要有历史性的时刻来体现这些价值。我发现所有的东西我们都只看了表象,包括价格的波动甚至政策的变化,而本质都是经济规律在起作用。程序化交易是纯技术的交易方法,考虑的是模型能不能赚别的模型的钱,存在同质化竞争,此外对于高频交易则是通过抢速度来获取盈利。我不认为程序化交易会对基本面交易者产生影响,国外的程序化交易发展数十年,但基本面交易者大有人在,原因在于程序化交易不推动趋势的变化,只造成行情的波动,更重要的是提供市场流动性,这对基本面交易者是没有影响的。


5、在期货市场中,操作大资金的难度要比小资金难得多,您在从小资金做到大资金时,关键要素有哪些?


林军:第一是风险控制,期货是对产业合理价格的推动,所以做期货的人是价格的发现者,我们做期货赚钱说明我们做了符合整个产业趋势的事情,我们只是走得稍微前面了一点而已,如果我们不懂风险控制,一旦猜错了价格,那后果也很明显,其中之一就是赔钱。


第二是资金管理,你观察市场越多,你就越能在不同的市场中找到机会,所以你切换得更好。在一个市场中赚过一笔大的,往往后面就很难赚到钱,你就需要开拓新的市场,看新的市场是否有被低估的资产。对我们投资来讲,时间才是我们真正的财富,所以我们要更好地利用时间,让资本发出最大的使用效率,就是所谓的周转。


第三是团队管理,优秀的交易员需要有天赋和后天的努力,以及公司悉心的培养。自己不努力不能成功,没天赋也不行,天赋是基础,老师就相当于有贵人相助,靠自己努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闭门造车也不行,得有人教你一招两招的,像武侠小说中的大师都是这样,遍访名山,遍寻名师,最后把别人的所有的绝招融会贯通,吸收创造,变成自己的绝招,成了一代大师。


6、我们知道您在期货市场上如此成功,正式因为您拥有一套独特的期货交易研究体系,请您介绍下这套研究体系?我们学员在借鉴运用这套体系时,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


林军:刚开始我研究技术分析,后来觉得技术靠不住,有重大缺陷,就变成基本面分析,然后做到两者有机结合。后来发现这两面还是有问题,还缺了一个宏观层面的研究,只有用宏观才能把这两者统一起来。这三者的结合是必须的,我的结合是先大后小,首先从宏观面分析一定的经济形势,这些经济形势对每一个微观品种会产生什么影响,再看微观品种的供需,如果出现交易机会,再用技术分析,找一个好的入场点。


纯粹地做基本面分析缺陷也很大,因为你不知道出场点和入场点,往往你看多做多最后行情也涨了,结果可能还是赔钱。因为期货是用了杠杆交易,不像股票没有杠杆,做基本面只要扛着,把股票行业、报表、发展前景全部吃透,最终你是会赚到钱的。而期货用了杠杆之后,你可能就扛不到那一天,因为第一是资金和心理上都支持不住波动带来的亏损,第二是时间上还要换月。所以技术分析是帮助我们找好的入场点和出场点的一个工具,你不会用这个工具,只会猛打猛冲是不行的,就像武打小说里写的,砍人也要有技巧,像程咬金的三板斧就是技巧。


7、从用自己的钱做投资,到成立投资公司帮客户理财,从中有哪些不同?在您的投资公司中组织架构是怎样的,您觉得具备怎样的素质才是好的操盘手和研究员?


林军:首先,不论赚钱赔钱,要有好的心态。你要为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献出生命,这个事情很重要;哪怕一生没有碰到值得付出的东西或者没有机会献出生命,真正死亡的时候一定要明白为什么来,明白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所有的吃喝玩乐都是帮助修炼的东西。为什么成功人士都有逆境,因为没有逆境是不可能成功的。


其次,小脑发达,坚韧内敛;平和,不在乎一时的盈亏。大赚的时候人的自信心极度膨胀,感觉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做不了的事情,也没有你不能成功的事情。你总得活着,所以不是说不离不弃,而是无法离弃。人是被局限住的,做任何生意都需要本钱,第一个本钱是在这个行业里的资历,第二个本钱是金钱,第三是长期积累的人脉关系,这三个都没有又凭什么改行做其他的。


最后,不能太偏执。最谷底的时候我觉得首先就是考验交易者的韧劲。第二是考验资金的抗风险能力。最巅峰的时候考验的就是能不能内敛,所谓内敛就是把自己膨胀的自信心收缩,给自己浇盆冷水,不要不清醒。“上帝要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自信心膨到顶的时候就是你最疯狂的时候,这时候往往面临着更大的灾难。


好的操盘手一定是投研一体的,投资和研究相互印证。最优秀交易员是万里挑一,按照市场三十几万的交易员来看,我觉得其中能真正赚到钱的人也就一两千人。


原文链接~林军:从三千元入市到坐拥几十亿,期货不仅是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