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里约热内卢3月17日电题:“外星人”罗纳尔多的“摇篮”圣克里斯托万俱乐部积极自救


新华社记者赵焱 陈威华


位于里约热内卢的圣克里斯托万俱乐部是一支丙级球队,最近俱乐部的草坪翻新后,迎来了甲级球队瓦斯科达伽马队的训练,让球队有一些额外收入,这样球队就可能有资金参加将于今年4月开始的联赛,如果能够晋级,可以获得更多的赞助。


圣克里斯托万虽然只是一支丙级队,然而却是“外星人”罗纳尔多最早踢球的地方,因此引起广泛关注。在球队球场的场边写着“外星人从这里诞生”,球场的名字也叫作“罗纳尔多·纳扎里奥球场”。


俱乐部商业和市场经理蒂亚戈·万塞洛特介绍说,球场的改造包括翻新俱乐部大门、将“外星人从这里诞生”那句话写得更显眼些,此外还有更衣室重新装修、增加热身区域等。


万塞洛特说,俱乐部已经联系了一个壁画艺术家,计划在9月份来重新将“外星人”罗纳尔多与俱乐部的联系突出展示,不过现在写着“外星人从这里诞生”那句话的那面墙属于俱乐部旁边的一家跨国企业的工厂,俱乐部还在与那家企业去交涉,告诉他们需要利用那面墙向罗纳尔多致敬。


不久前俱乐部还推出了一个球迷合伙人的计划,让附近的商店、餐厅和企业一起组成一个小的慈善网络,每个月给球队捐一些钱,球迷也更多光顾这些地方。


除了球场的翻新,俱乐部还计划把俱乐部赛艇队重新利用起来,在里约的罗德里格德弗雷塔湖上开设一个赛艇学校,鼓励附近的马累贫民社区的孩子参加赛艇队;组建一支7人足球队;在俱乐部增加电竞项目。


圣克里斯托万足球与赛艇俱乐部诞生于1898年,在1926年时获得过里约州联赛的冠军。但近些年来战绩不佳,在2019年落入丙级,丙级相当于第五级别,前面有甲级、甲B级、乙级和乙B级。俱乐部的资金主要来自俱乐部户外广告出租和一些捐助,而战绩不佳更难吸引赞助商。


因为财政原因俱乐部面临关门的危险,幸而2020年里约热内卢市议会裁决,由于俱乐部具有“历史、社会、文化和体育价值”,不应该不复存在。


虽然“外星人”罗纳尔多是从这里走出的,按照法律规定,他的每次转会初始俱乐部都能够分到一定比例的资金,据俱乐部主席若昂·马查多计算,从90年代末到2000年初,俱乐部应该总共得到大约700万雷亚尔,但这些钱都去哪儿了,没人知道。马查多说:“我2018年接管俱乐部的时候,这里甚至没有皮球、没有训练用的锥桶,场地条件非常差。”


其实罗纳尔多在圣克里斯托万一直在梯队踢球,从来没有在职业联赛上出场,所以他的转会分成也是慈善性质的。2018年时,圣克里斯托万俱乐部已经欠债150万雷亚尔。为了挽救俱乐部,罗纳尔多所在的经纪公司允许俱乐部用罗纳尔多的形象和名字来进行包装。


在很多时候俱乐部都只能靠一些慈善资金生存。比如2017年时候一位家住库里蒂巴市的老先生就让俱乐部领导给他寄去房产税和火灾险的发票,他来支付,作为交换,他只是有一天来到俱乐部,喝杯咖啡,然后把收据放下就走了。这位老先生说:“我本人也不是圣克里斯托万队的球迷,只是一个罗纳尔多的仰慕者。”


万塞洛特来到俱乐部后始终积极寻求更多的资金来源,他首先与电信公司等企业联系,用在球员球衣上印上相应品牌广告的方式来支付这些费用。


而2019年的降级也间接地让万塞洛特找到了租借场地给其他球队的赚钱方式。


圣克里斯托万队的球场位于通往里约国际机场快速路的旁边,高架桥下通常治安不好,仅在2020年里约警方就这一区域抓了16个偷电线的人,电线被偷导致俱乐部经常无法上网,甚至固定电话也无法接通。而正因为没有网络,在2018年的一场关键的比赛中出现争议,由于数据无法核实圣克里斯托万队丢了3分,降级到丙级队。


为了解决电线经常被偷而断网的问题,俱乐部决定将电话线、网线都埋到地下,这样球场的场地就也借机翻新,换上了新的草皮。有了新草皮后,吸引了同在这个区的甲级队瓦斯科达伽马队来这里进行赛季前的训练,以保护自己球场的草皮。


当然万塞洛特知道,球队成绩才是最重要的。2020年因为疫情,丙级联赛没有举行,球队几乎已经散了,他希望用改造球场的方式获得足够今年重新组队参加联赛的资金,进而能够晋级到乙级B组,有成绩才能有更多赞助。


俱乐部主席马查多说:“现在我们有14名球员在瓦斯科达伽马、弗拉门戈、博塔弗戈、弗卢米嫩塞等俱乐部的梯队踢球,如果他们其中一人能像维尼修斯·儒尼奥尔(从弗拉门戈俱乐部梯队转会到皇家马德里的球员)一样,也许可以给俱乐部带来财富。但没有魔法的存在,我们要自己想办法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