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江城


自HM、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抵制“新疆棉花”以来,各个品牌在中国市场受到冷落,消费者纷纷支持国货,在国货前景明朗的情况下,部分国产品牌球鞋却遭炒作。


今日,“新华社评国产品牌球鞋遭炒作”这一话题登上热搜,新华社表示,近日,在微博、朋友圈和以虎扑为代表的一些网络论坛上,出现了国产品牌球鞋涨价和缺货的消息。一些网民发现,李宁、安踏等国产品牌的有些“限量款”球鞋价格飙涨,其中某品牌一款球鞋的价格涨幅达31倍。


新华社称,知名国产品牌的限量款球鞋在二手市场上存在一定溢价并不新鲜。然而,这一波价格上涨明显超出溢价范畴,远离价值规律。一件商品短短几天涨价数十倍,显然不是市场运行的正常现象。


国产品牌鞋价暴涨数十倍得物下架部分“天价鞋”






近日,得物上一款售价49999元的李宁运动鞋引发热议,该款鞋信息标注显示,发售价格为1499,价格暴涨31倍。


展开全文



另一款李宁运动鞋售价达到29999元,而该款鞋发售价格为1699,价格翻了17倍。




从该款鞋最近购买记录显示,3月27日,该款鞋成交价均在1万元以上,近一个星期内,鞋的售价在7600到9000之间浮动。




国产品牌安踏也存在价格暴涨的情况,一款安踏联名款球鞋售价在4599元,而发售价格仅499元。




最近购买显示,3月末,该款鞋成交价在2000元左右,近一个星期内,成交价最高达到3199元。




“国产品牌球鞋遭炒作”一事引发热议后,三言财经发现目前这三款鞋已经下架。


得物App官方也在今日上午发布“关于近期个别鞋款价格波动的情况说明”,得物表示,经核查网传图中涉及的三款球鞋价格为卖家个人设定,且在卖家设定的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或极少成交。目前已经对这三款中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进行下架处理。




除上述三款外,得物还发现20款球鞋也存在类似问题,同样进行了下架处理,并对三名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




对于“炒鞋”事件,球鞋转卖平台nice APP工作人员表示,这两天广泛报道的”天价”国潮限量球鞋,属于极个别现象,而且这里很多款式nice平台也没有用户转卖。有些款式虽然有人在卖,由于价格过高,几乎都没什么销量,感觉大家还都是比较理智的。


nice工作人员称,“用户上架商品后,如果想通过自卖自买等方式恶意提高价格,我们会直接封号处理。对于价格波动过大的商品,我们也会提示用户理性消费,谨慎下单。”


平台仍有大量“天价鞋”同款鞋码数不同价格不同


得物:


虽然得物声明下架了这些“天价国产鞋”,但是在得物APP上依旧存在价格暴涨的球鞋。






一款李宁球鞋售价4689,而发售价格标注1599。






还有李宁球鞋售价3999,发售价格为739元。




部分球鞋的价格均高于发售价格,涨幅从1倍到N倍不等。




三言财经发现,鞋子的码数不同,售价也有所不同,一款首页标注4689元的李宁球鞋,41.5码数的售价却达到6199元。






安踏品牌也存在类似情况,一款安踏球鞋售价2079元,标注的发售价格为899元。




而2079元是该款球鞋所有码数中的最低价格,45码的售价达到3689元。




存在类似情况的球鞋不止一款,还有很多正在售卖。










特步、匹克等品牌的球鞋也有售价高于发售价格的情况。


nice:


在nice APP上,也有部分球鞋价格畸高,涉及李宁、安踏、匹克等品牌。






一款发售价899的李宁鞋,标价29999元,买卖详情显示,当前成交3单,但成交价格均在2000元以下。




另一款李宁球鞋发售价1699元,而售价最高12999元,目前已经成交56单。




在nice中,安踏一款鞋价格暴涨3倍,发售价为2020元,最低售价6999元,当前已经成交1单,成交价4500。




一款匹克联名款鞋发售价499元,售价却达到3000元,成交记录显示,成交68单,最高成交价700+元。


耐克、阿迪热度不减鞋价惊人


国产鞋被炒作,是因为耐克、阿迪被“抵制”,那么,耐克、阿迪的鞋价是否降了下来?


得物:






在得物APP内,搜索耐克品牌,价格最高的球鞋达到99999元,而鞋的发售价格为1299元,价格暴涨76倍。






一款售价79999元的耐克球鞋发售价格为2099元,价格也是数倍增长。


但是,以上两款“天价球鞋”目前无人购买。








售价为69999的一款耐克鞋,发售价为1999元,页面显示63人购买,不少用户的成交价显示为4.1万元。




在耐克鞋销量排行榜中,销量最多的一款耐克鞋首页标价699元,发售价格749元。




今日的成交单子中,成交价在700+、800+,看似价格涨幅不大,但是点开立刻购买会发现,37.5码售价1749元,38码的售价2009元。










阿迪达斯品牌的球鞋情况同样如此,部分码数价格超过发售价格,依旧水涨船高。


nice:






一款耐克鞋发售价为1899元,最低售价显示2488,而46码售价在3588元。




在nice中,销量最高的耐克鞋发售价为1299元,最低售价显示1800元,39码却标价4200元。






部分阿迪达斯球鞋的售价也都高于发售价,发售价1899的球鞋,最高标价5499元。


三言财经发现,在这些球鞋转卖平台上,首页显示的售价为一款鞋的最低价格,而具体码数的具体价格需要点开购买才会看到。


网友:溢价鞋不只李宁早该整顿






对此,有网友表示,平台机制就是卖家怎么出价怎么显示。


还有人称,没想到耐克、阿迪没下架,先下架了李宁。




网友在得物APP下评论称,早该整顿了,每次上了热搜,才回应。


平台为“炒鞋”提供信贷鞋是穿的,不是炒的


事实上,平台既然提供一项服务,就要对交易情况进行管控,营造一个合理合规的交易环境。


而“炒鞋”实属歪风邪气,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支持国货当予以肯定,但是借机哄抬“国货”价格,让鞋脱离了真实价值,却是让品牌丢了“脸面”。


还有甚者,为了一款“天价鞋”不惜分期贷款。


新华社在《借机哄抬“国货”价格是自断门路》的文章中强调,少数互联网平台打着“真假鉴定”等旗号,在“炒鞋”问题上借机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平台为“炒鞋”“囤鞋”的年轻消费者提供信贷支持,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在得物平台购买商品付款时,会发现得物支持两种分期方式,花呗分期、佳物分期。


3月17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


那么,大学生是否能在得物上使用花呗分期?


得物客服表示,注册得物APP没有年龄限制,如果支付宝花呗能够正常分期使用,平台也可以用。


据得物APP方面介绍,“佳物分期”实为一款与金融机构合作的助贷产品,是由第三方金融机构进行审核并提供授信服务的。


得物客服介绍,得物平台有佳物分期功能,现在暂时灰度开放。


客服称,用户需提供本人姓名、本人身份证号、银行卡、收入及学历证明、两位亲友的姓名及联系方式。最终提供分期服务的资金方审核通过后,就会开通分期额度。分期付款有利息,但具体利息需要根据订单换算。


而早在2020年9月,得物就申请注册商标“佳物分期”和“佳物花”,此后还申请了“小物分期”、“溜溜花”、“嘟嘟花”等金融物管类商标。


据报道,有图片显示,佳物分期开通后,合同列表有分期乐注册协议。在公开平台,佳物分期的咨询问题,被分配至分期乐客服回应,涉及旗下乐花卡业务。




而nice平台也支持分期支付,包括:花呗分期、京东白条。


对于“炒鞋妖风”,品牌方应行动起来,事实上,一双鞋被炒起来主要因为供不应求,品牌方应通过增加供应量等方法抵制“炒鞋”。


监管部门也应加强监管和引导,维护市场秩序,打击当前一些网络平台借机哄抬价格的行为。


据新华社报道,律师岳屾山表示,炒鞋就像击鼓传花,其实风险非常大。炒鞋商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涉嫌违反《价格法》等法律。


一双鞋若因“炒作”而大卖,那消费者穿的就不是鞋,而是一种浮于表面“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