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作为字节跳动阵营的核心产品,抖音承载着张一鸣向上的梦想。而在短视频之外,张一鸣还有一个社交梦想。这个梦想罗永浩也有过,但是被无情敲碎。


张一鸣还有机会。字节跳动曾推出多闪、飞聊,今日头条连接了飞聊,抖音连接了多闪,不过并未激起太大水花。


但到2021年,张一鸣似乎加速冲击步伐,兴趣电商、社交成了新业务突破方向,而手握6亿月活的抖音则成了主战场。


6亿月活能为抖音带来社交等新业务突破吗?在反垄断、短视频侵权外压下,抖音如何寻求新的发展命题?


内测“朋友聊天室”,上线抖一抖


近日抖音在最新内测版中添加“朋友聊天室”、并上线“抖一抖”两个新的社交功能。


坐上短视频行业头把金交椅,抖音已经不再满足于短视频业务。


“朋友聊天室”支持视频聊天,入口在“消息”栏右上方,主要标识是一个“视频”Logo。


该功能偏向于熟人社交,视频对象仅限于互关的好友以及受邀请的朋友。视频支持抖音强大的美颜和道具功能,迎合年轻人的审美趣味。


以年轻人为突破口,抖音做即时通信产品的野心不言自明。


另一个功能“抖一抖”光从名字上大家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对的,这个功能和微信的“摇一摇”功能非常相近。


打开微信APP摇一摇功能,用手晃动两下手机,就可以摇到附近使用微信的人,并添加为好友。


同理,抖音的抖一抖也是这种玩法。打开抖音APP,直接用手晃动手机,屏幕上就会弹出一个条幅,点击进入就可以发现附近新朋友。


展开全文

看似两个简单的功能背后大有深意,抖音在满足用户刷短视频的同时,也可以交友、聊天,在私域流量里就成完成即时通讯需求,也让用户粘性大大增加。


可以说抖音在向社交进化上又前进了一大步。


社交是抖音或者可以说是任何一家互联网巨头都垂涎的领域,对这条赛道,曾有不同的玩家尝试进入。


前有罗永浩的子弹短信,快播王欣的马桶MT,此外还有字节跳动系的多闪,但都功亏一篑。


此番再次进军社交领域,抖音能否搅动社交江湖?


布局熟人社交,剑指微信?


抖音植入社交功能,被外界认为是动了微信的奶酪。


一直以来微信是国内最大的社交软件,没有第二。Wind数据显示,2021年3月微信的月活人数已经突破10亿大关,并一直呈现向上增长趋势。能维持在数亿量级,还能保持稳定增长,放眼国内社交类软件非微信莫属。


除了微信之外,国内社交软件江湖还有QQ、微博、陌陌等各有所长、各有特色的社交APP。


曾经统治社交软件江湖的QQ,与微信同出一门,月活人数位列社交类软件第二,但与微信差距尚远。


2020年4月,QQ月活曾经爬升到8亿,但到2021年3月又下降至6亿,月活人数增长波动较大,未来上涨存在不确定性。


陌陌月活长期处于5千多万左右,没有展现出成长后劲。微博月活4亿,保持一定增长态势。


做短视频的抖音月活仅次于QQ,2021年3月活跃用户为6亿,并在2021年1月超过QQ。




手握6亿月活,不想做社交的短视频平台不是好电商。


抖音一直在寻求自我突破,不是电商就是在社交。


2020年,抖音直播电商试水,并邀请罗永浩、陈赫等顶流担纲直播,新业务进展成绩理想。2020年制定的2000亿元GMV(商品成交总额)目标,抖音实际完成5000亿元,比2019年翻了三倍多。


然而直播电商的战场也是一片红海。前有淘宝直播所向披靡,还有快手、百度、蘑菇街等押宝直播带货。


最近,抖音电商又提出“兴趣电商”理论,以兴趣推荐去发现潜在需求,实现新的增量。


究竟是对直播业务的包装、拓展,还是新瓶旧酒且不评论,抖音的电商业务确实从0有了很大的起色。


生意人崇尚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里,只做电商不能满足抖音当下发展和平衡潜在风险需要,做社交电商、或者做即时通讯社交都是私域流量的变现出口,同时也有利于抖音平滑现有业务风险。


短视频混剪侵权,抖音业务面临变数?


做到短视频行业第一大,抖音也面临风险?


眼下,如日中天的短视频平台正在面临影视行业、长视频行业联名控诉。


近日赵丽颖等500多名艺人以及逾70家影视传媒单位联合发布倡议,要求短视频平台即日起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


这是在短短一个月内,影视业对短视频平台发起的第二次倡议。


4月9日,50余家影视公司、五大长视频平台及影视行业协会发出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一时间抖音、快手、B站陷入版权侵权舆论漩涡。


影视短视频剪辑作为短视频平台一项重要内容,不仅用户喜闻乐见,同时也曾是影视公司优质的营销场景、宣发载体。


但如今在短视频快速发展下,两方利益相向而行,竞争格局出现对峙。对此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指出,利益格局发生变化是导致双方冲突的主要原因。


孰是孰非暂且不论,重要内容遭受侵权质疑,会否导致抖音短视频业务出现变数?


此外,互联网行业头顶也悬着一把反垄断的利刃。


淘宝被罚182亿元,美团被反垄断调查,在互联网平台紧张时局下,昔日那些呼风唤雨的互联网巨头都有点高处不胜寒。


这不啻于给那些长期活在巨头们影子里的企业播撒阳光和雨露,让他们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得以喘息和发展的机会。


有企业上就有企业下,互联网行业是一个快速发展、高速创新、不断被颠覆的行业,即使没有反垄断,也会有同行竞争下的优胜劣汰,或者行业内生的打破和变革。


总之,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要以创新来应万变,只有不断的推陈出新,才能在调整和发展中构建适合自己发展的路子,才能建成有影响力的百年企业。


无论是早前的战略指向,还是迫于眼下当务之急,在短视频业务之外寻求突破,成为当下抖音亟需攻破的发展命题。


撰稿:李莹


作者:李莹


编辑:la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