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雅戈尔(600177.SH)如果要自诩自己是服装届的巴菲特,恐怕服装行业中无人能反驳。


带领雅戈尔在资本市场高歌猛进,李如成也赚得盆满钵满,炒股一年就赚了在制造业30年的钱。在“实干兴邦”的号召下,雅戈尔以金融领域为主的多元化探索无疑对勤勤恳恳经营服装生意的其他企业带来了些启示。


继雅戈尔之后,美邦服饰(002269.SZ)、希努尔(002485.SZ)、森马服饰(002563.SZ)等传统服装企业也纷纷探索新的增长极,除了涉足金融投资,美妆、医药、地产、家居等多领域都有企业在布局。


在我国服装行业面临增长疲弱的今天,虽然跨界转型可能面临不少雷区,毕竟能挣钱的才是硬道理,转型也是一种战略,主要是看方向有没有走对。


在2020年,不务主业的雅戈尔向外界披露了让同行羡慕又嫉妒的成绩单。


服装届年度利润之王


为什么说雅戈尔2020年的业绩让同行羡慕又嫉妒呢?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组数据。




展开全文

在2020年营收下滑7.61%的情况下,雅戈尔净利润实现了82.15%的高速增长,达到了72.36亿元。而年内,安踏(02020.HK)、李宁(02331.HK)和361度(01361.HK)三家体育龙头品牌的累计净利润为72.7亿元,雅戈尔的净利润已经达到了三者的总和。而除去体育品牌,其他已发布2020年报的服装品牌上市企业的净利润总和则不及雅戈尔。


年报还显示,雅戈尔扣非净利润为31.44亿元,同比下降12.44%;扣非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1.31%,同比减少1.47个百分点。非经常性损益包括长期股权投资处置损益、政府补贴、套期保值等,平常我们说的炒股也在内。年内,公司投资收益高达76亿元,成为公司净利润实现飙升的主要因素,如果没有金融投资业务,那雅戈尔也只是表现平平的一家服装企业。


雅戈尔的服装、地产和投资三大业务,在年内的净利润分别为9.6亿元、16.57亿元及46.5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48%、12.95%及215.25%。服装板块在2020年经历了重大挑战,净利润下滑是正常现象;地产业务则继续实现稳增长;投资业务主要得益于出售宁波银行(002142.SZ)获得17.87亿元的收益,较上年增加了31.78亿元。而今年2月,宁波银行公告称,雅戈尔完成了减持宁波银行计划,套现100亿,可以预计2021年雅戈尔的投资收益依然有看点。


在利润大增的前提下,雅戈尔对股东回报阔绰。年内派发现金红利总额23.15亿元,分红率31.99%;加上21.6亿元的股份回购额,雅戈尔年度的现金分红合计高达43.74亿元,占当期净利润60.45%。


雅戈尔:赚钱就是主业


在我国服装行业,雅戈尔是拥有最长历史的企业之一,在1979年就已成立,多年来一直是我国纺织服装龙头企业。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面临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雅戈尔除了继续经营服装主业,就开始将目光转向了其他领域,以寻求利润的新增长点。在三大业务的共同加持下,雅戈尔2014年以来整体盈利水平相当高,除了2017年因投资业务减值拨备造成净利润大幅下滑外,其余年份的利润水平在服装行业内可以名列前茅,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雅戈尔首先进入的是房地产行业,主要在大本营长三角地区从事地产业务。在地产领域,雅戈尔的发展速度并不快,直到2020年,地产开发业务实现预售金额仅129亿元,只能算是小型地产企业。不过,地产板块是雅戈尔实现利润增长的关键,2015年以来该板块每年均能为公司带来超过10亿的净利润。由此不难看出,地产业务是雅戈尔多元化战略的重要分部,至少多年以来帮助雅戈尔稳定了利润水平。




接下来就是投资业务了,自上市接触金融市场以来,雅戈尔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名金融投资大佬。当然,这其中离不开李如成这位股神的身影。这20多年来,李如成指挥着雅戈尔这个巨大的商业机器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少有败绩,不禁让人刮目相看。


李如成曾经回应别人的质疑时道出了一句让服装人深有感悟的一句话:什么主业不主业,能赚钱就是主业!


这就是雅戈尔多年来如此痴迷混迹于金融市场的根本原因了。


从1999年雅戈尔斥资3.2亿元参与成立中信证券(06030.HK)开始算起,雅戈尔在资本市场的野心一直没有改变。这22年来,“裁缝股神”的帽子依然还在头顶戴着。


根据这些年来的投资版图,雅戈尔对二级市场上的银行、服装、电子和地产行业颇感兴趣,参股了多家上市公司,公司人员甚至还进入了一些上市公司的管理层名单,比如在宁波银行、荣安地产(000517.SZ)、特变电工(600089.SH)和安正时尚(603839.SH)等上市公司任职董事、监事和独立董事等职务,参与到其参股公司的经营决策当中。


从多年的投资战绩看,雅戈尔没有愧对其“股神”的称号。根据Wind数据,2005年以来,雅戈尔每年对外投资均没有产生过亏损,累计投资收益高达340亿元;2014年起,雅戈尔的每年的投资收益均25亿元以上,占营收比重超过20%。




根据企查查数据,雅戈尔目前参与控股的企业高达91间,而李如成的所有企业则达到了82间。截至2020年底,雅戈尔累计投资金额为259.07亿元,市值293.27亿元。


从盈利层面看,雅戈尔更像是一家投资机构,就如阿里和腾讯一样不断通过对外股权投资扩大版图,从而获得丰厚的回报。不过与阿里和腾讯热衷投资于创业阶段的企业不同的是,雅戈尔更喜欢在投资发展相对成熟的企业,投资范围集中在银行、服装等领域。


相较于其他专注于服装领域的传统服装企业,在“赚钱就是主业”的思想下,三大业务共同发展的策略也让雅戈尔的盈利水平更高,这也是雅戈尔股价整体表现稳中有升的原因。


游牧青年也需寻找港湾


从过去20年来的发展看,雅戈尔在服装界中走出了自己的路子。但目前的雅戈尔更像是一名游牧青年,还未找到属于自己的港湾。


游牧青年,就像在一个大平原上生活的游牧民族,周围没有某一条确定的路,你往任何方向走都可以。要走哪一个方向,一切都取决于自己,所以要自己摸索出一条路来。


从长远来看,雅戈尔的三大业务都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地产和投资不稳定因素太多,地产面临宏观政策的收紧,雅戈尔作为小型房企,抗压能力明显不足;投资业务则面临“亏损减值”的风险,2017年因中信股份减值33亿巨资就给雅戈尔上了一堂课。


服装业务方面,海澜之家(600398.SH)、森马服饰(002563.SZ)等企业不断崛起,雅戈尔则还留在原地,营收增长缓慢。


所以从目前的现状看未来,雅戈尔其实并没有让人长期看好的趋势。当然,李如成也看到了这一点,在2020年报致股东的信中,李如成称雅戈尔绕不开三大变革:多元化的整合与取舍;数字化转型;二代传承。




在2018年就提出聚焦服装主业,雅戈尔称拟将择机处置金融资产,不再新增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减少资本市场波动对公司的不确定性影响,以进一步聚焦服装板块主业的发展。而出售宁波银行套现100亿,也许是雅戈尔执行该承诺的一大举动。


雅戈尔在服装领域其实也并没有掉队,根据介绍,雅戈尔的服装业务实现了全产业链覆盖,上游已经延伸至棉纱种植及研发领域;在供应体系上形成了“自产+代工”的模式;还形成了YOUNGOR、Hart Schaffner Marx、MAYOR、汉麻世家为代表的多元化品牌矩阵,覆盖中高端和高端。


换言之,雅戈尔在服装领域底子还在。不过,真正做到坚持服装主业为核心并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还是有点难度。经过近几年的洗牌,服装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行业的竞争也更激烈。


得益于近些年金融投资带来大量现金,雅戈尔的手头现金总额在服装行业内可以排在前列,2020年超过了100亿,仅次于海澜之家。手握大量现金,雅戈尔在产品高端化、品牌打造、数字转型以及渠道体系方面还是可以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游牧青年雅戈尔以另一种方式回归了。


作者:遥远


作者:遥远


编辑:la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