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终究还是玩脱了。


6月2日晚,神州租车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要约人Indigo Glamour Company Limited为92.44%的要约股份的注册持有人,拟以股份要约价,进行强制性收购。按照要约人涉及的15.57亿股份,神州租车将以62.28亿港元的价格被强制性收购。神州租车预计将于今年7月向港交所申请退市。


受此消息的影响,6月3日,神州租车股价下跌0.25%,市值仅为84.64亿港元,而在巅峰时期,神州租车的市值曾高达300多亿港元。


从瑞幸咖啡被曝财务造假停牌退市,到神州优车被强制摘牌,再到如今神州租车卖身私募基金安博凯,陆正耀或许怎么也没料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自己一手开拓的资本版图就这样分崩离析了。


曾经辉煌的“神州系”帝国,又是如何一步步失控的?


瑞幸造假,“铁三角”反目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打响了陆正耀“击鼓传雷”的第一炮。


2020年初,一份长达89页的匿名做空报告搅动了瑞幸的浑水,陆正耀慌了。事件爆发后,陆正耀为阻止调查,试图将刘二海、黎辉踢出局,维系了十年的神州系资本“铁三角”自此反目。


很快,4月2日,瑞幸自曝财务造假,涉嫌虚假交易22亿人民币,随即,国内外相关机构对瑞幸开启多项调查。5月19日,纳斯达克交易所要求瑞幸退市。6月29日,瑞幸挥别资本市场。




来源:企业供图


退市之后的瑞幸开始“去陆正耀化”,不只是陆正耀本人,陆正耀的残余势力也在被慢慢剔除。


7月1日,刘二海、黎辉支持下的瑞幸咖啡特别委员会主导发布了内部调查结果,称前CEO钱治亚和前COO刘剑为主要造假者,并暗示陆正耀参与造假且拒不配合内部调查。次日,刘二海、黎辉、邵孝恒等人在董事会会议上弹劾陆正耀,但受到了郭瑾一、吴刚、曹文宝的反对,因此并未成功。


展开全文

7月5日,瑞幸特别股东大会上罢免了陆正耀、黎辉、刘二海、邵孝恒的董事任命,并重组董事会,成员包括郭谨一、庄伟元、曹文宝、吴刚、曾英、杨杰、查扬、刘峰。


7月14日凌晨,瑞幸咖啡宣布郭谨一接替陆正耀成为新一任董事长,另外,陆正耀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当日晚间,外媒报道称,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宣判清算陆正耀持有的瑞幸咖啡股份,陆正耀失去对瑞幸咖啡的控制权。


随后,由黎辉成立的大钲资本成为瑞幸咖啡的大股东,并在此对董事会进行重组,曾英、杨杰在会议前递交辞职信。大钲资本提名的董事数量过半,其中还包括因支持瑞幸内部审计,而被陆正耀罢免过的独立董事。


经历两轮董事会重组,陆正耀与瑞幸的联系越来越弱了。


但陆正耀并不甘心,今年年初,他联合多位公司高管上演了“逼宫”的戏码,也让他彻底失去了瑞幸。


1月3日,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共24人签署联名信,要求瑞幸咖啡董事会和大股东之一大钲资本表态,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媒体披露,联名信署名靠前的周斌、李军都是陆正耀的亲信。


联名信中逐一详述郭谨一“三宗罪”: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因其个人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信中直指“郭谨一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


1月7日,郭谨一发全员信称,已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郭谨一称:“网上流传的举报信是在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2月17日,瑞幸咖啡对外表示,并未发现郭谨一存在不当行为。也就是说郭谨一获得了董事会支持。而后,参与逼宫的主要高管,副总裁周斌、李军、吴涛,公关部高级总监郭弋炜等职位均作出了调整。


显然,经此一役,陆正耀势力再无郭谨一,陆正耀想要重新掌握瑞幸的控制权,也是希望渺茫了。


资本游戏玩脱了,神州租车辗转卖身


抢占风口、巨额融资、烧钱扩张、急速IPO、高点减持套现,不可否认陆正耀玩起资本来确实有一套。


在过往的操盘经验中,铁三角通过互相融资来推高公司估值,配合资产质押获得融资,继续快速扩张,等到公司上市,再通过股票质押或减持来实现套现。据悉,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瑞幸,曾帮助陆正耀在资本市场套现数十亿。


回顾陆正耀在神州租车上的打法,“规模扩张和价格战”就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战术。2007年,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受金融危机影响,神州租车创立初期的融资进程并不顺利,彼时,陆正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没有子弹怎么打啊?”他口中的子弹就是资金。


只要子弹到手,陆正耀必然弹无虚发。2012年7月迎来“大金主”华平后,其车队规模从2011年底的26000辆增长到2012年的45000辆,而在2009年,车队规模还不足700辆。与此同时,神州租车还发动了“50元新车风暴” ,打起了价格战,当时陆正耀笑称,“(神州租车)市场副总裁要被吓哭了”。此后,神州租车便一路高歌猛进,2014年9月成功在港上市。




来源:猎云网


租车业务上市后,陆正耀盯上了风口上的专车业务,其资本运作堪称彪悍。2016年7月21日,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挂牌,交易首日市值高达417亿元。而这距离2015年1月专车业务上线也仅过去了一年多。




来源:天眼查


神州优车融资情况


上市后的神州优车,自此后的半年内,在高调定增被三次延期后,更是上演“绝地定增”,刷新新三板历史上百亿级别再融资记录。


如此手段,陆正耀有理由自信,就像他说的“我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我总会在不需要钱的时候,启动大笔的融资,保证这些钱能够支撑公司运转两到三年。”


但资本也有玩脱了的一天。当多米诺骨牌倒下,从未为钱发愁过的陆正耀,很快就尝到了缺钱的烦恼。


造假丑闻后的一系列连锁反应,直接阻碍了神州系的融资之路。对此,神州租车CFO曹光宇直言:“瑞幸事件对公司造成的影响,是导致目前公司没有再融资的可能了。”


与此同时,神州优车、神州租车,遭遇信任危机,股价大幅下跌。加上疫情影响、业绩亏损,两者的表现可谓惨淡。2019年神州租车的债务总额及债务净额分别高达148.8亿及90亿元,且超一半是即期债务。另外,神州租车在2020年净亏损达到了41.6亿元。


不得已,陆正耀开始四处找人“接盘”,但接盘之路并不顺利。2020年5月,华平投资在签署转让协议后展开尽调,并在当月底终止协议;而后,北汽集团拟受让神州租车不多于4.51亿股,但交易未能达成;7月2日,上汽签署收购要约,计划收购神州租车不超过6.13亿股股份,但在半个月后,收购计划戛然而止。


直到2020年12月,神州租车才成功卖身,12月15日,神州租车公告称,神州优车向安博凯旗下子公司出售其持有4.43亿股神州租车的股份,占神州租车已发行股本约20.86%,交易价格为17.71亿港元。


自此,陆正耀与神州租车再无关系。


撕开最后一块遮羞布,神州优车摘牌


神舟优车的停牌,撕开了神州系及陆正耀在资本市场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由于神州系公司之间存在强关联,一环动荡,其他环节也将受到影响。作为神州系最重要的资产,神州租车被迫卖身后,宝沃汽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均为神州优车旗下业务)等业务的日子并不好过,生存能力堪忧,事实上,上述业务在过去已经相继出现问题。


以宝沃汽车为例,根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统计,2020年宝沃累计销售新车8740辆,同比大幅下降84%,其中2020年上半年,宝沃BX3车型的销量曾连续五个月挂零。而在2019年,宝沃汽车还有5.45万辆的销量。


在收购宝沃汽车之前,神州优车的盈利能力就已经饱受质疑。2016-2018年,神州优车分别实现营收58.45亿元、98.56亿元、59.49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5.80亿元、-2.62亿元、2.70亿元。


2018年底,神州优车以39.7亿元从福田汽车收购宝沃67%的股权,则被外界认为是大大拖累了公司的财务状况。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9.20亿元,同比下降48.98%,净亏损6.52亿元。


由于迟迟无法披露2019年的年报,3月22日,神州优车被强制终止在新三板的挂牌。


那么,神州优车是否也会被变卖呢?


神州优车2019年中报显示,陆正耀持有2.7亿股股票,以10.05%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大股东,卖掉神州优车,还是能够回血不少。然而,作为陆正耀最后可以变现的重要资产,神州优车正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不仅如此,去年6月,陆正耀持有的神州优车股份,已经全部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也就是说,陆正耀想要自请出局都成了一件难事。


旧部集结,陆正耀再出发


尽管神州系帝国已回天乏术,但陆正耀并没有妥协,他已经开始了新的资本游戏。


5月中旬,据媒体报道,陆正耀正在筹备创办餐饮品牌“小面日记”,钱治亚、李军、周斌等旧部也已经重新回归陆正耀麾下。


小面日记的商业模式也与瑞幸的发展路径极其相似。小面日记可能会推出重庆小面、牛肉面等面食,还有渝粉记、日式拉面、鳗鱼饭、海南鸡饭等餐饮口味。知情人士称,小面日记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店,而是面积达 100 平方米以上的大店,未来可能会聚合其他小吃品牌,打造美食城,还有可能发展线上美食渠道,提供半成品服务,甚至打造美食电商平台。另外,有媒体报道称,陆正耀将开500家门店,最终做成一个线上化的App。


又是原来的配方,又是似曾相识的套路,这一次,透支了信用的陆正耀还能将资本玩弄于股掌之中吗?


来源:猎云网 作者:八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