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炒房者来说,绝对等不得,时间对他们意味着融资成本,也代表着潜在风险。


这简直就是一场博弈,谁沉不住气,谁就必输无疑!遗憾的是,在这场博弈当中,大多数时候,输的一方都是普通购房者,因为房子对他们来说是生活必需品,他们等不起。


炒房者套现离场挥霍,购房者接盘背负上沉重的债务,多年以来,楼市一直在重复着这个悲伤的过程,从诞生商品房开始,几乎就没有停止过。




时间终于来到了2020年,炒房者和购房者也终于迎来了形势上的大逆转。因为这一次购房者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观望,由此,炒房者输了个底儿朝天。


显然,楼市之所以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并不是因为购房者变得理智和清醒,而是完全由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它让很多购房者无法出门,让众多售楼处、中介门店被迫关门大吉。两者的博弈在态势上的转换完全是被动的、偶然的,但也正是由于这种偶然让人们看清了炒房者虚张声势、不堪一击的一面。


长期以来,炒房者一直习惯于造势,善长制造购房者的紧张感,现在终于轮到他们开始紧张了。




展开全文

炒房有两个特点,一是加大杠杆,二是脱离居住,这两个方面无疑都是对“炒”字的最好的诠释。


普通人买房也会使用杠杆,比如交首付还月供,但跟炒房者在杠杆量级上不可同日而语。炒房者利用金融工具以及合作模式,可以把资金瞬间放大几十倍,甚至几百倍,让人瞠目结舌。


显而易见,炒房者和购房者之间的博弈在本质上是一种零和游戏,因为炒房者所赚取的差价都是从购房者身上攫取的。


在楼市一直处于量价齐升的卖方市场时,炒房客的冒险行为会为他们带来惊人的财富效应。这些年,伴随着楼市的火爆,白手起家通过炒房在短时间内拥有亿万身家者比比皆是。有一部分人能及时收手,自此过上了奢靡的生活,但更多的则是贪婪无度者,在炒房路上欲罢不能!


笔者认识一位炒房客,他显然已经不满足倒腾几套房子的小打小闹,他一炒就是一幢楼,甚至一个楼盘。他搞得起了代理,通过跟开发商合作,整体包销,与开发商谈定一个底价,营销费用自己负责,高于底价的部分就是自己的利润。



这表面看上去是一种风险巨大的商业模式,但以近几年的行情来看,对于炒房者来说,这种代理方式简单就像是在捡钱。


正是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他竟然一口气接了当地的三个楼盘,只保证金一项就交纳了三千万。他不仅把自己多年的炒房积蓄全部押了上去,而且还贷了一千多万。


按双方约定,如果没有按时完成销售任务,开发商就有权扣留保证金,这类似一种对赌协议。在合作之前,他信心满满,因为按照对当时行情的预计,只需要两个月左右就可以清盘。但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场罕见的疫情突然降临!


一个月过去了,即便他绞尽脑汁,把能想到的渠道都用上,也只卖了可怜的十几套房子,距离合同约定的销售任务相差悬殊,三千万保证金打了水漂。不仅如此,还有前期投入的营销费用和人员工资等,加起也将近四百万的样子。


经此“滑铁卢”,他不仅赔光了全部身家,还背负了一千多万的外债。


诸如此类,在这场疫情当中倒下的炒房客,绝不在少数,于是,我们又听到了一种急切要为房子做人工呼吸的呐喊!


在这其中,呼声最高的当然就是炒房客,但让人惊讶的是,一些普通购房者竟然也加入此列。


炒房,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既然渴望又畏惧的词汇,我们又应该如何来定义炒房呢?


大多数的普通人,一生经手的房产应该不会超过三套,甚至其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一生也许只会购买一套房。


在地产行业当中,一生只买一套房的人会被归类为标准的刚需客户,对于这些人而言,即便房价上涨,也不会得到多少房产红利,因为他们不会通过出售来套现。




而拥有两三套房,算不算炒房者呢?如果没有出手当然不算!


另一种情况是,有些人把房子卖掉,尔后又买了一套,改善居住环境,其实他们非但没有得到多少现金流,反而因为以小换大、以旧换新,又加大了投入和贷款。


无论刚需还是改善型客户,即便因为房子升值,拥有了纸面上的不菲身价,但也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现金流,因此都算不上炒房。


不难看出,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买房都是以居住为目的,这也是他们和炒房客的本质区别。


非常时期,炒房者当然渴望“人工呼吸”,但大概没人会同情他们。


但对于这些已经拥有房产的普通人来说,其实他们并不需要像炒房客一样焦虑,一则他们所承担的债务风险远远低于炒房客,二则虽然房价增速放缓慢,但并不意味着房价会崩溃,因为从目前来看房地产仍然是我们的支柱产业。


我们必须明白,房价一直上涨,对于已经购房的普通人来说意义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而更多的是让炒房者得利。对此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评论